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ecilio Baby

http://weibo.com/ceciliobaby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个世上原本就冇事,唸啲人多咗,梗系会出事啦!

网易考拉推荐

白灵往事  

2007-10-08 13:42:54|  分类: 路边社消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白灵往事 - Поларис - Polaris VS Polaris  

这两年是闯荡好莱坞十几年的华裔女星白灵最为“惹眼”的一年,不仅仅因为她凭《饺子》连夺台湾金马、香港金紫荆、金像奖最佳女配角三项大奖,出任柏林电影节评委大出风头,最重要的是她每次露面都极其性感,甚至为美国《花花公子》杂志奉献了“全裸艳照”。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、曾当过兵、以清纯形象于上世纪80年代步入影坛的白灵为何会变成一代“艳星”呢?近日,记者采访了白灵的父亲、朋友以及多位与她合作过的影视界同行,他们向记者讲述了昔日和今时眼中的白灵。

    父亲记忆中的“白灵”

    白灵生于四川成都,她的父亲白玉祥原籍河北丰宁,解放战争进军大西南时,在部队文工团当乐手的白玉祥随军南下,到了重庆,转业后先去歌舞团工作,后来又调入四川曲艺团来到成都,白玉祥的专业是搞乐器,副业还当过一段相声演员。今年白玉祥已经75岁了,早已退休在家,当他接到记者的电话后,很平静地谈起了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年龄缩水7岁今已44岁

    据白玉祥介绍:白灵姐弟三人,她排行老二,姐姐名叫白洁,早年也在曲艺团当过演员,后来调到国税局工作,弟弟名叫白陈,现在定居日本,在日本一家美国大企业工作,网上介绍白灵生于1968年,但白玉祥告诉记者,白灵生于1961年10月,今年已经44岁。

    白灵从小就喜欢表演,上小学时赶上“文化大革命”,她就专门学习样板戏,小小年纪就能把八大样板戏的主要唱段都背下来,后来她还参加了一些宣传队组织的公开演出,白灵在小时候还学过琵琶,在她主演的一部古装片和一部美国片中都有她弹奏琵琶的情节,那都是白灵亲自演奏的,初中毕业后,白灵到成都一个名叫双流的地方下乡劳动锻炼,当地条件很艰苦,不久赶上西藏军区文工团到成都来招收文艺兵,白灵前去应试,结果一试就被选中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担任主角———“女扮男装”

    据白玉祥介绍,白灵到西藏后,被分配到了军区“林芝”地区宣传队当兵,后来宣传队解散了,白灵还当过一段时间护士,一位白灵的朋友也曾告诉记者,白灵在部队确实当过护士,她自己曾讲过天天给病人打针,有的年轻战士见她长得漂亮,总要跟她开开玩笑。有一年白灵从西藏回成都休假,正赶上峨嵋电影制片厂拍摄一部电影,经人推荐,白灵在片中演了一个只有几句台词的小角色,这是白灵第一次“触电”。两三年之后,白灵复员回到成都被分配进了四川省人民艺术剧院,从此算是真正干上了表演。

    白玉祥告诉记者,经过在部队的锤炼,白灵变得更加成熟和坚定,在省人艺主演的第一部话剧名叫《月琴与小老虎》,是白灵第一次演主角,白灵在剧中女扮男装,扮演一个小伙子,这部话剧在四川演出取得很大成功,后来又进京汇报演出,当时的导演滕文骥看了白灵的话剧,决定邀请白灵主演影片《海滩》,并且专门派人来成都接她。拍完《海滩》后,白灵就离开成都,来到北京寻找机会发展事业。

    呼吁大家多理解白灵

    白玉祥记得白灵出国时,家里人并没有送她,是她自己打的去的机场,当时他因为生活比较拮据,所以也没有给白灵钱,离开家的时候白灵高兴多于伤感,非常兴奋,激动,到美国后,白灵有时会寄信来,有时会打来个电话问候一下,白玉祥每次都感觉女儿的情绪比较好,对个人事业的发展很有信心。以前白灵回来过多次,每次回家都要“孝敬”父亲一些美元,白玉祥觉得女儿现在过得很开心,事业有成,在好莱坞总算闯出一片天地,对此他感到很欣慰。

    对白灵目前引起的非议,白玉祥表示他不太清楚,也不太了解,但他表示:每个人在外面做事,有些争议是难免的,希望大家对白灵多一份理解和支持。

   好友、邻居眼中的“白灵”

    以《诺玛的十七岁》、《花腰新娘》两部影片声名鹊起的青年导演章家瑞原来是白灵的老乡兼好友,当年是他帮助白灵联系赴美发展,更有业内人士透露就是章家瑞亲自把白灵送上了出国的飞机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白灵就像今天的张静初”

    章家瑞告诉记者,他原名叫章曙祥,毕业于四川大学哲学系,白灵的母亲是川大中文系的老师,给他上过课,因此得以与白灵相识,白灵还曾到他家吃过饭,后来他到北京青影厂工作,白灵也在北京发展,因此俩人的友情更加亲密。章家瑞说:“当年的白灵就像今天的张静初一样,话不多,特别朴实、文静、清纯,她非常爱看书,写得一手漂亮文章,白灵也很孝顺,当年她住北京电影学院6号楼,我住7号楼,她把外婆从山西接来与她同住,照料外婆,在家里经常给她外婆和我做面条吃,人真的很不错。”章家瑞告诉记者当年就是他帮助白灵联络出国的,他的一个好朋友是很著名的画家,当时在美国生活,他把白灵主演的一些影片的录像带寄给自己的朋友,朋友把这些作品推荐给了纽约大学电影系,电影系的负责人看过录像带后,认为白灵表演不错,便邀请白灵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到美国进修,章家瑞记得:白灵出国的时间是1990年的夏天,开始一两年他与白灵还有通信,后来就渐渐失去了联络。

    “白灵曾受母亲不公平对待”

    记者还辗转找到了当年白灵的一位邻居易先生,易先生向记者透露:白灵父母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离异,白玉祥又再婚,白灵的母亲陈彬彬在几年后则与创作出《哥德巴赫猜想》这篇经典之作的著名作家徐迟结婚。白玉祥后来在接受采访时,曾向记者证实,他和陈彬彬离婚已经20年了。父母离异给白灵也带来了一定的心理影响,她在北京时很少跟人谈起自己的家庭。 据易先生透露,陈彬彬的父亲曾是国民党军官,陈彬彬最早在部队文工团当文艺兵,后来转业到四川大学进修,毕业后曾在团委工作,文革后,陈彬彬又被分到中文系教写作。因为陈彬彬在上世纪80年代初去日本与儿子一起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,所以回校后错过了职称评定,一直到退休还是个讲师,她和徐迟的婚礼是在外地办的,邻居们都是后来才知道的。

    易先生记得白灵小时候很乖,很懂事,长得也很漂亮,但不知为何,她却不受母亲的宠爱,陈彬彬对大女儿和小儿子很疼爱,对白灵却很苛刻,白灵从很小就开始干家务活,有时陈彬彬还打骂白灵。另一位导演也向记者透露,白灵与他一起拍戏时,曾跟他聊起过家事,白灵说家里对她最不好,很小就让她做琐碎的家务,天天点蜂窝煤炉子、烧水,有一次因为干活上学迟到了,老师一问,她一句话也没说就委屈地掉下泪来,不过,长大后就数白灵对父母孝顺,在北京拍戏时,在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,她也经常给父母打电话问好,每次去山西平遥看望外婆时,总要先买上点东西。

    今年2月柏林电影节期间,内地记者采访白灵,得知白灵的母亲和姐姐也陪同她一起参加电影节,而且建议白灵在衣着上不要顾忌别人的眼光,据记者了解,现在白灵的母亲与她在美国一起生活。

  合作者心目中的“白灵”

    霍庄是北影厂的名导演,既拍出《月牙》这样根据文学名著改编的艺术片,又拍出不少卖座的商业片,1986年,在白灵主演的《月月》一片中,霍庄担任副导演,而白灵能够幸运地主演了这部日后成为她代表作之一的影片,有赖于霍庄当年的慧眼识才。拍完这部电影后,霍庄与白灵就成为“忘年交”,白灵的第一张明星照和第一篇专访就是霍庄“创作”的,霍庄向记者畅谈了20年前他印象中的白灵。

    白灵内心很孤独

    拍完《月月》后,白灵把霍庄当成了自己的“谈伴”,因为出身书香世家的霍庄可以给白灵带来很多启发,霍庄说“白灵非常爱看书,喜欢阅读文学著作,偶尔自己还写点诗,跟我聊天的时候,我们聊的除了艺术,就是艺术,白灵仿佛有一万个问题要问,我觉得她当时在同龄的演员中学习的劲头是很突出的”。

    白灵对艺术的追求令霍庄至今仍很欣赏,但他也指出白灵内心有种孤独感,他说:“白灵认准一个戏,就不顾一切地扑上去,对艺术很热爱,很执着,她不在乎周围的舆论,面对周围人的不理解也并不感到痛苦,但因为心态高了,所以她的内心其实有一种孤独感,有种‘高处不胜寒’的孤寂,只有真正的搞艺术的人才了解她”。

    “刘晓庆”是最低标准

    霍庄向记者透露:白灵表面上很清纯,一点都不狂,但内心却装着远大志向,她那时说电影是一种世界性的艺术,一个好演员应该闯入好莱坞,当时霍庄颇不以为然,他认为白灵自身的条件并不出类拔萃,能够混成刘晓庆那样就行了,谁知白灵却说“如果混成刘晓庆那样,我就回四川”,话说完之后还要跟霍庄打赌,对此霍庄当时一笑了之,认为她是口出狂言。当时白灵还跟霍庄学英话,经常向她请教一些关于英语的“初级问题”,所以当后来白灵出国,霍庄一点也不意外,他认为这是白灵艺术道路的一个必然选择。

    渴望与“第五代”合作

    前不久,在美国夏威夷电影节上,白灵碰到了前来领取终身成就奖的张艺谋,白灵热切向张艺谋表达了期盼合作的愿望,并且声称“盼了20多年”,霍庄告诉记者,白灵确实从20年前就关注第五代导演,当时她除了喜欢看外国电影,对国产电影很推崇《一个和八个》、《红高粱》第五代导演的代表作品,从那时起白灵就非常渴望与“第五代”合作,而且也曾与他们有过接触,因为当时她感到与这批人合作可以拍出让自己满意的影片来。

    希望可以把身体的美长久留下来

    霍庄告诉记者,当年白灵的思维想已经很前卫,关于人的身体,她认为是上帝造物的结果,谁拥有一个美丽的身体是自己的幸运,她希望可以把自己身体的美保留下来,多拍一些东西,有一次一本电影杂志组织一批明星去北戴河拍“比基尼”泳装照,这在当时对一个年轻的女演员来说是一个挑战,白灵毫不犹豫就去了,而且后来还登在了杂志上。

    中国没有优秀的女摄影师是白灵的一大遗憾,她一直相信自己有这个本钱,非常强烈地希望把自己身体的这份“珍贵”留下来。

    霍庄还介绍说,当时追求白灵的男性也很多,即使白灵去了美国之后,还常常会收到一些美国小伙子给他寄来的信,希望他能帮助联系白灵,常常搞得霍庄莫名其妙。

   张军钊(导演,与白灵合作《狐光》)

    白灵在这部影片中扮演了一个女精神病患者,其实这个角色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精神病患者,剧组曾安排白灵到精神病院体验精神病人的状态,她的表演非常投入,很认真,与影片的整体风格达到了一致,我比较满意。但因为这次拍摄非常顺利,所以对她本人没留下太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霍庄(导演,与白灵合作《月月》)

    拍摄这部电影是我选中的白灵,当时有六七个人选,经过反复比较,最终白灵以自己的实力胜出,她非常聪明,演戏很灵,也很敬业,这部电影是在湖北四平的一个穷山沟里拍摄的,条件很差,白灵在表演上喜欢“一条过”,这样拍戏新鲜感很强,但要求演员准备必须充分,每天拍完戏她都去剪辑车间看胶片,揣摩自己的表演,她追求表演的原生态,她曾反复强调表演要“质朴无华”,注意电影表演与舞台表演区别开来,这在当时是个很新的观念。

    杜民(导演,与白灵合作《女大学生轶事》)

    白灵演戏很努力,认真,虽然她没有受过高等的表演教育,但不是外行,能力并不差,只不过这个剧本没有给她太多的发挥,白灵平时不太爱说话,比较稳重,但跟剧组同事相处得都挺好,她的鼻子很尖,不算是一个标准美人,但她带有很强的个性,给人一种清纯,干净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西河(导演,与白灵合作《非法持抢者》)

    《非法持枪者》是一部惊险式的影片,白灵当时在成都正在等签证,她是在这个空当演出这部影片的,在片中她扮演一个善良的女司机,对剧情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,当时剧组安排白灵学习开汽车,因为时间仓促就勿勿拍摄,结果差点发生车祸,白灵开车险些与一辆大卡车撞上,白灵戏演得不错,领悟力很强,很认真,人比较单纯,很好相处,在拍摄过程中从来没有提出过什么过分的要求。

    如今的她性感的叛逆者

    杜民:难解

    我现在经常从网上看到她的照片和报道,还看过她在国外拍的一些电影,感觉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她的装束、造型完全变了,作为一个女人,身体是最值得珍贵的,到了40多岁还靠卖弄身体出名宣传,我很不能理解,现在她挺“红”的,但这样的“红”跟真正意义的通过塑造角色的“红”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霍庄:理性

    出席戛纳电影节的女演员基本上上半身都是“露”的,人家认为那是一种美,是上帝的造物,为什么不能展示呢?身体和性,是非常严肃的问题,“袒露”要分什么场合,如果出现在电影节上或者游泳池边,很正常。

    一张照片看上去是一个瞬间的东西,但其实很复杂,褒也好、贬也好,不要不负责任地下结论,不要说那种经不起时间检验的话来,因为时代在前进。从艺术本质上看,如果说白灵是妖姬,那所有参加电影节的女明星都是妖姬,在对这个严肃的问题评价前,要首先分清美与丑的概念。

    章家瑞:难受

    现在我不敢点击关于她的网页和文章,有一次偶然从网上看到网友对她的辱骂,我心里很难受,现在她走性感路线,为了在好莱坞站住脚,可能挺不容易的,有她自己的意图,但从直观上看,作为她的一个好朋友,现在她的形象与以前拍《海滩》、《月月》时的形象反差太大,我从心里来接受她有一定的难度。这两年我去美国,朋友把她的电话告诉我,我也没有跟她联系,一想起现在的她,我心里就感觉有点怪怪的。

    熊郁:难说

    现在我想白灵可能已经被人们认为是国外最敢脱的华裔女演员了,作为一个40多岁的女演员,还敢这么脱,说明她认为自己的形象不会影响自己的自信,中国人到了好莱坞,到基督教国度里,劣势很突出,很难有机会演主角,东方人永远是配角、配菜,在这种逆境中,白灵能够成就事业,确实是难能,但是可不可贵就不好说了,她这样做,叛逆也好,极端也好,不能说率真,但可以说率直,公开化了,确实很难能,但是否可贵同样不好说。我想有一点可以肯定,从中国传统伦理角色来说,她绝对属于一个“叛逆者”。 (熊郁:《非法持枪者》副导演)

    ■两段恋情

    据记者了解,白灵在出国前曾经历过两段恋情。

    一次是白灵在四川人艺当演员时,交了一个在剧院一起工作的男朋友,白灵对这段恋情很投入,而且深爱着对方,后来不知什么原因,俩人就分手了。

    据白灵的一位朋友回忆,白灵曾经对他讲过,这次失恋对白灵打击很大,以至于几年后她仍难以释怀。

    白灵的另一次为圈里人所知的恋情是她到北京之后发生的,这段恋情的男主角是著名作曲家瞿小松,瞿小松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,与谭盾、陈其钢、叶小纲等名作曲家都是同班同学,瞿小松的前妻是自己的同学、80年代以一篇《你别无选择》享誉文坛的作家刘索拉,白灵与瞿小松相恋是否导致了瞿小松与刘索拉的离婚,目前尚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白灵的父亲白玉祥表示,他见过瞿小松一面,是白灵带瞿小松到成都来看望他,瞿小松先于白灵去了美国,在白玉祥的记忆中白灵与瞿小松曾经“结过婚”。

    章家瑞告诉记者:瞿小松是通过为一部电影作曲认识白灵的,俩人一起参加过几次圈里朋友的聚会,白灵去美国也有找瞿小松的目的,但白灵到美国以后,没有多久俩人就分开了。

    前几年,瞿小松回到上海创办了自己的音乐工作室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17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